主页 > 社会 > 浙江临海老城区内涝3天:那些无名救援者们应该被记住

浙江临海老城区内涝3天:那些无名救援者们应该被记住

2019-08-13 01:47

  8月12日中午,浙江台州临海市紫阳街的台州府城墙兴善门附近,大水已退去,地面沉积了厚厚的一层淤泥和垃圾混合物。

  3天前,来自灵江的巨大洪流从兴善门附近冲进台州府城墙内,导致临海老城区积水1.5米左右。这是临海遭遇的超历史水位洪水。

  解放军、武警和工人正在清理古城的淤泥和垃圾。古城内紫阳茶楼的店员们正在清洗被水淹过的店招和桌椅,不远处一家干货铺的店员趁着大太阳在暴晒核桃、黑木耳等货品。

  电力和自来水恢复了供应,紫阳街两边的居民和店家忙着清理和自救,往日的生机正在恢复。

  8月10日下午至12日下午内涝基本解除,老城区在黄乎乎的水中浸泡3天。在水患救援中,那些无名者应该被记住。

浙江临海老城区内涝3天:那些无名救援者们应该被记住

被洪水冲倒的“临海紫阳街”石牌。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葛熔金 图

  求助:被打爆的110,官方急征冲锋舟

  超强台风“利奇马”是有气象记录以来在浙江台州市登陆的最强台风,过境临海时持续保持12级强度,风雨影响72小时。至11日9时,当地过程面雨量达396.1毫米,其中括苍山达到829.5毫米,为浙江全省最大的雨量点。47座大中小型水库均超汛限水位,其中牛头山水库超汛线水位6米,接近最大设计库容;西门断面过水流量12500立方米/秒,西门洪峰最高水位10.98米,是当地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洪水。

  “8月10日上午,我看到路面有一些积水,有很多小孩很兴奋地在踩水。当天下午3点多,水一下子上来了,涨得很快,我赶紧让女儿和婆婆上了二楼,5点多,我们家对面一楼的店铺都进了水,后来看到水越涨越高,几乎淹过了一楼。”家住临海古城街道下桥路的周女士告诉澎湃新闻。

  随着水位的上涨,临海公安部门的报警电话已被打爆。澎湃新闻从浙江省公安厅情指联勤中心获悉,8月9日12时启动“利奇马”台风I级应急响应后至8月11日12时,台州市公安局110报警服务台两天共接到群众报警求助3万余起。受灾较重的临海市是下辖各县市区中接警量最多的,接警9000余起,繁忙时段1分钟接警19起,都是平时的数倍。

  “报警电话主要都是因为被水淹后的求助电话,当时水位一直不断地上涨,但我们当时手里的冲锋舟就10多艘。为此,我们不得不通过各种渠道征集冲锋舟来救助受灾群众。”临海市公安局宣传科科长周仲江告诉澎湃新闻。

  10日17时30许,临海市公安局在其官方微博发文向全社会征用冲锋舟。

浙江临海老城区内涝3天:那些无名救援者们应该被记住

灾后的台州府城墙。

  救援:悄悄来,又悄悄走

  “身着救生衣、头戴鸭舌帽、驾驶冲锋舟,与各方力量一起连续工作12小时,抢救转移30多名受灾群众”——皮划艇世界冠军、浙江大学体育老师许亚萍自发参与临海水灾救援,被当地群众认出后发在网上,一时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事实上,许亚萍只是当晚驰援临海众多默默无闻救援者中的一员。据不完全统计,在临海官方求援后,来自消防、民兵和民间力量等在内,至少有60余支救援队伍、上千人在临海各受灾点自发为当地群众提供各种帮助。

  来自浙江永康市的千禧救援队是最早一批联系临海公安的外地救援力量。

  “我们在10日晚6点左右看到临海这边的网上求助,就立刻跟当地公安取得联系,不到1小时内就集结了34名队员,开了5辆救援车、5辆越野车,载着5艘冲锋艇前往临海。当晚10点左右,我们到达临海后就直接投入了救援当中。”千禧救援队秘书长徐俊晓告诉澎湃新闻。

  徐俊晓说,他们主要是协助永丰镇派出所、大洋街道派出所转移处于危险地带的群众。10日晚因临海全市停电,他们只能打着手电筒、依靠手机上的导航搜寻需要转移的群众。在转移群众过程中,他们不时会看到有人打着手电筒、驾着冲锋舟驶来。一个晚上,他们大概转移了20多人。

  临海的热心市民也通过各种方式参与救援,没有参与救灾经验的施金宝就是其中一位。他买了20条冲锋舟赶赴临海,但自己又不会驾驶,于是在出发时在网上征集驾驶员,在到临海的途中,驾驶员就征齐了。应征者中就包括许亚萍。

  8月11日15时许,临海老城区的内涝已缓解。澎湃新闻不时能从街面上看到,一辆辆汽车拉着印有不同地方标志的冲锋舟驶出临海。他们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

  或许只有他们才知道这一晚有多辛苦、发生了什么故事、救了多少人?

浙江临海老城区内涝3天:那些无名救援者们应该被记住

解放军战士在台州府城墙边清扫淤泥和垃圾。

  灾后:爱心涌入,市民生活回归

推荐图片